解码数字经济新引擎(下):四川格局 未来之新

封面新闻记者 杜江茜

眼下,数字经济中的四川故事,已入佳境。

2019年10月,四川被确定为全国6个国家数字经济创新发展试验区之一,明确要重点探索数字产业集聚发展模式,完善新型基础设施,开展超大城市智慧治理,加强数字经济国际合作等创新实验任务。

2020年初,习近平总书记亲自谋划部署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建设,提出两地联合创建国家数字经济创新发展试验区。

十四五开局,四川定下高水平建设国家数字经济创新发展试验区的目标,明确要把数字牵引作为推动高质量发展的强劲动能,聚焦激活新要素、推进新治理、营造新生态,加速促进经济社会各领域数字化转型,打造西部领跑、全国领先的数字驱动发展高地

从试验区到发展高地,这是四川在数字经济创新发展中,从自主探索到国家使命的自我加码,更是在形成解决数字经济发展关键问题的四川经验中,完成打造数字经济新增长极的四川使命。

试验区里,也正酝酿出前所未有的新机。

这里会汇聚数字经济新业态带来的新机遇,在加快构建数字经济新业态中,四川将更好代表国家参与到全球竞争中;

这里将肩负起创构理想城市形态的时代使命,从城市到乡村,数字化将构建起更美好的生活形态;

这里还将承载起每一个个体对于生活和工作、现实和理想的更多想象,提供更多的可能性与幸福感……

毫无疑问,国家数字经济创新发展试验区,将成为四川拥抱世界、走向未来的一大鲜明特质和持久优势。

成都科学城夜景

数字看格局

这个四月,四川很忙。

月初,省会成都,首个冠以数字之名的产业功能区正式官宣位于新津区的天府牧山数字新城,其定位为数字经济赋能实体产业高质量发展示范区,重要功能是成渝数字经济新名片。

几乎同时,在国家工信部公布的先进制造业集群决赛优胜者名单中,四川省成都市软件和信息服务集群,四川省成都市、德阳市高端能源装备集群均成功入选。这是国内最高规格的产业集群竞赛,所选拔出的25个集群,承担着代表我国参与全球竞争合作的国家使命。

数日之后,第二届天府大数据与新经济发展论坛在蓉召开,国际顶级数字经济专家齐聚,为推进四川大数据与新经济发展树立了国际名片。对此,创新方法研究会理事长、科技部原副部长刘燕华感叹,世界信息产业的发展离不开成渝地区。

而在月底,第四届数字中国建设峰会备受瞩目,作为主宾省之一的四川,将组织相关企业参加数字中国建设成果展,举办数字中国四川之夜专场活动,全面展示四川建设国家数字经济创新发展试验区一年多来的新成果、面对未来的新愿景。

成都超算中心效果图

仅在这短短一月中,针对数字经济的发展,四川就涉及到了数字产业集聚、传统行业转型、数字政府建设等多个领域,再细化下去,新基建、新生态等题中之意更是贯穿于每个日常中。

也正因为这样的快节奏,一年内,试验区建设取得初步成效,已经出台20余项政策文件,初步储备形成18项经验成果,2020年前三季度,数字经济直接贡献增加值2699.8亿元、同比增长9.3%,数字经济创新试验成效初显。更长远的,明确到2022年,力争全省数字经济规模超过2万亿元、占GDP比重达到40%。

这也印证了一个事实逻辑,从微观主体的一小步,汇聚成助推城市升级的一大步,再到打造数字经济发展全局中的四川样板,毫无疑问,站在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的重要时间节点,四川正积极抢占数字经济发展的新高地,借助创建国家数字经济创新发展试验区,从顶层设计入手,深入推进数字经济和传统行业深度融合,推动传统产业数字化改造升级。

天府四川,新的格局,正在崛起。

变局有破局

时局机缘的碰撞、咬合、角力,造就城市在时代大潮中的兴衰起落。

在第二届天府大数据与新经济发展论坛上,由天府大数据国际战略与技术研究院联合多个研究中心和部门完成的《全球大数据发展分析报告(2020)》,作为重要报告成果正式发布。

报告显示,新冠肺炎疫情大流行正加速全球数字化进程,加速全球大数据与数字经济的竞争发展。由于隔离措施使得远程办公、在线教育等需求增长,导致全球对宽带通信服务的需求猛增,同时基于短视频、直播等内容消费激增,使得全球创建和捕获的数量及信息量飞速增长。预计到2025年,全球数据量将增长到175ZB。

在四川,大数据战役成为主要手段。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全省充分利用大数据技术实施精准防控,坚持群防群治、线上线下深度融合,充分利用大数据赋能,统筹疫情防控和经济社会发展。

天府软件园。图据四川日报

与此同时,变局中亦有破局。

入选全国先进制造业集群决赛优胜者名单,四川省成都市软件和信息服务集群在2020年拿出的成绩单不可谓不精彩。

数据上看,2020年成都全市新增A股上市软件企业3家,新登记信息传输、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市场主体3.9万户,累计达14.1万户,全市软件产业主营业务收入首次突破5000亿元。

这些新的突破,正是在新冠肺炎疫情对经济社会带来的影响下完成的。远程诊疗、智能防疫、云办公等,成为软件业务新的增长点。

成都的软件产业结构持续调整优化,新的增长点不断涌现,支撑装备制造、游戏、动漫等行业发展的能力不断增强,正在成为数字经济发展、智慧社会演进的重要驱动力量。成都信息工程大学软件工程学院院长唐聃评价。

新兴产业勃发,传统产业被赋能。

目前,围绕电子信息、装备制造、先进材料等重点产业领域,四川已培育了近40个省级工业互联网平台,上云企业数超21万;长虹推进了5G+工业互联网改造和平台建设;东方电气集团大型高效发电装备数字化车间投入使用,能源利用率提高56%;攀钢集团、积微物联与阿里云合作,建成全国首个钢铁大脑,试点生产线降损增效达1700万元……

可见,数字经济,正成为这方土地上更深层的发展逻辑,更快跃升的动力源泉,在2020年,四川省智能制造就绪度居全国第四,未来可期。

四川天府新区

未来之新城,无问东西

不谋全局者,不足以谋一隅;不谋大势者,不足以谋一时。

从某种意义来说,剑指数字经济发展高地,四川谋的是全局中的枢纽功能,是时代大势下的永续发展。

今年伊始,由四川省发展改革委和四川网信办主办的国家数字经济创新发展试验区(四川)综合信息平台正式上线,立足于政策性、权威性、时效性、功能性原则,平台将为全球访问者打造深入了解四川数字经济产业优惠政策,寻找发展机会的重要渠道。更为长远的,致力于打造四川云上数字经济试验区,这个综合性信息平台被赋予了更多可能性。

于此同时,《国家数字经济创新发展试验区(四川)建设工作方案》发布,在这份基于四川实际的方案中,那些关于四川建设国家数字经济创新发展试验区的蓝图,正缓缓铺开。

其中,直面四川数字产业规模不大、集聚发展不够、核心竞争力缺乏等问题,着力补短板、强链条,注重归核化发展,明确推动集成电路新型显示产业整体提升、加快5G和超高清视频产业发展、打造人工智能产业创新高地、推动区块链技术创新应用等任务。

针对四川省数字经济企业个体规模比较小,缺乏头部企业的问题,四川将持续推进中国数字经济投融资机构四川行活动,加快引导投融资机构来川发展,实施创新企业阶梯培育计划,支持更多数字经济领域企业上市。

针对数字经济发展市场监管治理难度大、创新平台能级不高、高端人才缺乏等问题,四川将积极营造有利于数字经济创新发展的良好生态环境,提出着力提升协同创新能力、持续优化创新创业环境、建设数字信用监管体系、开展创新发展试点等任务。

从一点到一区,在国家全局布局中,重庆市、四川省同为国家数字经济创新发展试验区,目标明确,两地均要促进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和实体经济深度融合,实现成渝城市群高质量发展。

川渝双剑合璧,数字双城经济圈的建设中正稳步推进。目前,已在信息基础设施共建共享、川渝政务事项跨省通办、电子信息产业协同发展等方面取得积极进展,同时,全国一体化大数据中心国家枢纽节点将在成渝地区规划建设。

成都向东,重庆向西,对于首位度本身就很高的两座城市而言,将进一步推动双子星做强极核功能,带动区域能级跃升,直指未来新城,无问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