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泉山上“追”猛禽

褐冠鹃隼

短趾雕

草原雕

雀鹰

龙泉山秋季监测已启动,蒋志友一行观鸟爱好者会在这里等待猛禽 本报记者 彭戈 摄

■记录过境猛禽28种12159只 ■时隔26年后再次看到黄爪隼

每年春秋两季,猛禽都会进行季节性迁徙。作为迁徙线路上重要歇脚点的龙泉山脉,也迎来了观猛禽的最佳时刻。

8倍双筒望远镜、25-60倍单筒望远镜、单反……这几天,观鸟发烧友们又上山了。有监测团队成员估算,这个秋季预计将有上千只猛禽从龙泉山上空飞越过境。

在成都,他们被称作追猛禽的人。根据成都观鸟会消息,龙泉山猛禽监测从2020年启动,截至2021年5月23日,共监测12159只猛禽过境,种类已上升到28种,其中,黄爪隼为时隔26年后首次确切记录到。

龙泉山,也成了是观鸟爱好者眼里的最佳观赏点。

观鸟爱好者

龙泉山的守望

9月1日上午10时,龙泉山城市森林公园简阳段一处山脊上,成都观鸟会的杨小农、自然教育机构乡野走廊的蒋志友等人已架好了专业设备。他们一字排开,抬头望天,静待猛禽飞过。

快看!那边有一只!上午11时许,天空中一个小黑点出现在苍穹之下,在旁人还在寻找之时,眼尖的观鸟爱好者已经通过望远镜将它锁定。是松雀鹰。杨小农说。

随着观鸟爱好者指示的方向,记者看到这只松雀鹰展开双翼,在龙泉山上空不断盘旋。杨小农告诉记者,猛禽在迁徙过程中,为了省力,往往会依靠热气流和风力飞行。龙泉山脉的地理位置正好为它们提供了便利,这也是龙泉山能观赏到猛禽的原因。

蒋志友告诉记者,龙泉山可以观赏到的猛禽种类很多,包括鹗、蛇雕、短趾雕、乌雕、黑鸢、靴隼雕、凤头鹰等。它们都是肉食性鸟类,有的以蛇、蛙为食,也会捕食小型兽类和昆虫。因每年春秋两季会进行季节性迁徙,龙泉山就是迁徙途中的一个暂时栖息地。

当日上午,除了松雀鹰,观鸟爱好者还观察到了普通鵟(kuáng)、日本松雀鹰、雀鹰等。观猛禽也需要一点运气,更多时候是在等待着它们的出现。蒋志友说,实际上就是守望猛禽,当它们出现了,你会发现一切等待都值得。

曾观察到鹰河过境

目前已记录28种12159只

龙泉山的猛禽监测于去年正式启动。根据龙泉山猛禽监测分类统计数据表显示,截至2021年5月23日,共监测到12159只猛禽,种类上升到28种。

成都观鸟会副理事长朱磊介绍,在今年春季的龙泉山猛禽迁徙监测中,共记录到鹰形目21种和隼形目5种,其中数量最大的前三种是普通鵟(Buteo japonicus)、凤头蜂鹰(Pernis ptilorhynchus)和雀鹰(Accipiter nisus),分别为3229只、990只和318只,除这三种外,另有17种的记录超过了10只及以上。

其间还有观鸟爱好者记录到了1只黄爪隼(Falco naumanni)。朱磊说,根据《成都市鸟类名录2.0》,该种在成都市范围内于1995年之前有过记录。因此,这应为该种在成都市境内至少26年以来的首次确切记录。

一些惊喜也会在不经意间出现。蒋志友回忆,上半年龙泉山上空还出现了鹰河短短2个小时内观测到了246只猛禽。它们浩浩荡荡迁徙而过,那种景象太壮观了!

鸟类迁徙的补给站

龙泉山秋季监测已启动

东北朝西南走向的龙泉山,对于迁徙的猛禽来说,就像一个巨大的地理标志。杨小农告诉记者,除此之外,环境和食物也是猛禽选择迁徙路线的重要因素之一。

如今,龙泉山城市森林公园的森林覆盖率在不断提升,这相当于给鸟类迁徙提供了良好的补给环境,方便它们停下来休息和捕食。杨小农说。

和雪豹、东北虎一样,猛禽多处于食物链的上层。它们是维系生态平衡不可或缺的重要角色,是极易观察计数的生态系统健康指标之一。杨小农告诉记者。

为了探查候鸟迁徙路线,自然教育机构乡野走廊和成都观鸟会历时2年多,几乎走遍了龙泉山。无意中他们发现了观看猛禽的理想位置,它是龙泉山的最高点,视野开阔,站在该处可以看到远处的山顶以及层层叠叠的山脉。且距离市中心不到一个小时车程,通达性强,方便公众参与。

有了最佳的观赏点,何时才是最佳的观察时间?每年春秋两季,每次持续一到两个月左右。杨小农表示,春去秋来,猛禽会往返于南北方越冬和繁殖,会路过成都两次。

龙泉山猛禽的秋季监测已正式开启,杨小农期待着能有新的收获。

本报记者 王琳黎

图片除署名外由成都观鸟会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