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蜀人如何做饭? 三星堆4号坑出土陶器记录3000多年前的宴饮日常

记者从考古队获悉,8月19日,三星堆4号坑发掘完毕,埋藏遗物层共出土完整器物79件,残件1070件,其中陶片395片,都是残片,约占4号坑出土文物总数量的34%。通常而言,陶器用在日常生活里,但是在青铜器、玉器、金器等重器云集的祭祀坑内,为何埋藏了大量的陶片?我们再到三星堆考古发掘现场,探秘3000多年前的古蜀文明。

7月31日下午,三星堆4号坑最后一片陶片提取出土。按照文物发掘顺序,考古人员给它编号838号。

三星堆遗址4号坑发掘负责人、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助理馆员 许丹阳:陶器真的是太重要了。

在4号坑1149件出土文物中,不乏扭头跪坐人像等青铜重器,而发掘负责人许丹阳却对并不起眼的陶片情有独钟。据其介绍,包括1986年发现的2个祭祀坑在内,三星堆8个祭祀坑内,陶器总体上数量稀少且器型单一,仅1986年发掘的1号坑内有几件尖底盏及其配套器座,除此之外,就是4号坑内最新发现的几件矮领瓮,其他的坑目前尚未见到集中出土陶器的情况。

三星堆遗址4号坑发掘负责人、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助理馆员 许丹阳:里面的陶片以矮领瓮为主,我们目前可以看到有四五件矮领瓮。可能是盛装一些谷物或者酒水,但是这个不太好说,一般我们把它说成盛储器,应该是最早放进坑里的一批器物。

许丹阳介绍说,陶器曾普遍作为日常用具,因此,是我国考古发现最多的一类器物。不像青铜器、金器等,陶器容易破损,因此更紧跟时髦,每个时代甚至每个时间段,陶器的造型、制作工艺等就会发生变化。依据这些变化来推演,就成了碳-14技术之外,考古专家判断年代最为准确的一种方法。然而,在重器云集的祭祀坑内发现的这些矮领瓮,器型、质地以及制作工艺等,与三星堆遗址内其他地点发现的陶器,并无不同。恰恰是这份并不特殊,反倒引起了考古专家的注意和思考。

三星堆遗址4号坑发掘负责人、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助理馆员 许丹阳:就是除了日常生活之外,陶器应该也会用在一些特殊的场合,作为特殊的用品。坑内的这几件,(可能)使用上不是那么简单,可能与铜器、玉器有关,有可能在祭祀场景也会用到陶器。

三星堆陶器记录古蜀先民宴饮日常

如果通过碎片能将这几件矮领瓮拼接完整,或许有助于我们看到,在三星堆4号坑祭祀的那段时间,当时古蜀人所追求的流行和时髦。文物修复需要时间,不过不用等待,三星堆博物馆正在展出很多陶器,通过这些文物,我们能看到三星堆古蜀人的生活日常。

三星堆古蜀人如何做饭?通过1986年初在三星堆祭祀坑附近发现的这件三足炊,或许能找到答案。足尖腿圆、顶个托盘,底下点火,可蒸可煮。三星堆博物馆介绍,三足中空,可能加水。食物则放在托盘里,有专家推测,三足炊可能还有盖子。使用时,可在三足中间烧火升温,如此一来,达到蒸煮的效果。

广汉三星堆博物馆讲解员 麦婷:就是人多的话,十到二十个用这个感觉有点小了。有一个大胆推测,不排除就是说可能两三个人用一个一口锅,然后五六个人用一口锅,它是一组一组地在使用。

我们现在用碗盛饭,那三星堆古蜀人用什么?这件高柄豆可能就是他们的碗。最上面的盘口宽18厘米,中间细长的支架学名叫豆柄,高达46厘米,起到稳定作用的圈足,直径约17厘米,与盘口有1厘米之差,让整件陶器显得极具设计感。一个碗带支架还带底座,会不会略显奢侈?其实,它是餐桌和餐具的结合体,一举两用,反映着古蜀人的高超智慧。

广汉三星堆博物馆讲解员 麦婷:古人以前那会儿是没有桌子,没有凳子,他都是席地而坐,所以中间您看它的豆柄就特别长,特别高。

三星堆古蜀人用什么吃饭?这些鸟头把可能就是他们的汤勺。据介绍,由于勺体太大太薄,只有勺把部分保留了下来。这些鸟头把长度基本为10~30厘米,直径约2~3厘米不等。距今约5000至2600年之间,三星堆文化的陶器业进入相当发达的阶段,并采用手制和轮制两大技术。这些陶器,一般都装饰有简单的纹饰,有些是古蜀人用绳子按压后的绳子印,有些是指甲戳出来的指甲纹,还有的则是手捏泥条粘贴到陶器上形成。烧制过程中,为防止开裂,三星堆古蜀人还在陶泥中加入云母、贝壳碎末以及石英砂等制成夹砂陶器。目前,三星堆遗址出土的陶器有数十个种类,尖底罐、鸟头把勺、高柄豆、三足形炊具、长颈壶等最具地方特色。

三星堆遗址4号坑发掘负责人、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助理馆员 许丹阳:因为陶器是当时日常生活用具,锅碗瓢盆都是陶器,能表现当时的一个生活场景,一个老百姓的生活场景。它最能代表当时大多数人的生活状态,其实它的重要性一点都不亚于那些非常精美的玉器铜器。

(总台央视记者 张立雷 田云华 王帅 闫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