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省三星堆遗址保护条例》来了

四川经济网讯(记者 唐千惠)三星堆遗址承载着灿烂的古蜀文明、传承着优秀的历史文化,是中华文明起源多元一体的重要实证,开展三星堆遗址保护立法十分必要。

7月29日上午,四川省十三届人大常委会第二十九次会议举行全体会议,表决通过了《四川省三星堆遗址保护条例》。最新的《条例》在丰富社会参与遗址保护途径、强化三星堆遗址保护措施、加强三星堆遗址与金沙遗址保护的合作协作方面、在考古发掘中同步开展文物保护和阐释宣传,较此前均进行了完善,三星堆遗址的保护有法可依。

引导全民共护

记者了解到,在丰富社会参与三星堆遗址保护途径方面,最新的《条例》总结了三星村村民多年来通过物业服务、安全保卫等方式参与文物保护的实践经验,补充完善村民及农村集体经济组织参与机制,规定“三星堆遗址保护管理机构应当建立健全与三星堆遗址所在地的村(居)民委员会的协调机制,提供必要条件,加强培训指导,促进村(居)民依法有序参与遗址保护和区域发展”。

最新的《条例》还补充完善了当地中小学生文物保护学习机制,规定“三星堆遗址所在地的教育主管部门和学校可以将文物保护利用常识纳入中小学教育内容,完善中小学生利用三星堆遗址学习长效机制”等。

强化安全措施

在强化三星堆遗址保护措施方面,最新的《条例》为加强三星堆遗址及其文物的保护,结合三星堆遗址周边自然和社会环境状况,增加“在三星堆遗址建设控制地带内,土地出让、划拨前或者建设工程立项审批、核准、备案前,广汉市人民政府或者建设单位应当报请省人民政府文物主管部门组织进行考古调查、勘探以及文物影响评估……”等内容。

同时,完善三星堆遗址保护安全制度,规定“三星堆遗址保护管理机构应当按照遗址保护要求,建立健全安全制度,落实安全责任,配备防火、防盗、防洪、防破坏、防自然损坏等设施设备并保持完好,开展经常性安全检查,及时消除安全隐患”。

加强信息共享

加强三星堆遗址与金沙遗址在保护管理等方面的信息共享和经验交流,是《条例》的一大亮点。

《条例》规定,“加强三星堆遗址与金沙遗址在保护管理机制、考古发掘、科学研究、文物保护、陈列展览、价值阐释、公众参与、文化创意产品开发等方面的合作协作”

有利于进一步阐释三星堆遗址与金沙遗址之间的文化关联性,揭示古蜀文明起源和发展脉络,提升世界影响力。

拓展宣传渠道

为进一步展示三星堆遗址的文化内涵和价值,在考古发掘过程中同步开展文物保护和价值阐释,最新的《条例》在两方面进行了规定。

一方面,规定“考古机构应当制定保护预案,加强对遗迹、出土文物和发掘现场的保护,做好文字、影像等资料的动态管理,避免或者减轻文物的损害和信息的流失”。

另一方面,规定“鼓励运用现代科技手段实施三星堆遗址数字化保护、监测、展示和传播。加强考古成果的公共宣传,推动与考古发掘同步开展价值阐释、文化传播,增强互动性和体验性”。